当前位置:未解之谜 > 宇宙奥秘 > 手机访问:m.weijiezhim.cn

安全隐患触目惊心中国多处拥有上万放射源

来源:未解之谜网时间:2017-09-09 19:54:37编辑:最记录: 手机版

  她给自己化上淡妆,长头发扎了马尾,穿着短上衣、灰呢裙和亮片丝袜,脚踩高跟皮靴,走出家门。在熙熙攘攘的山西省忻州市大街上,她是个美丽婀娜、回头率颇高的青春少女。


  谁能想到,她在母亲腹中长到19周时,就受到放射源的辐照。这是中国第一起确诊的子宫内受辐照病例。她们一家的故事,被国际原子能机构所收录。


  在家里,张京生是母亲和继父的宝贝女儿“京京”;在街坊邻里的议论中,她是横遭惨祸的张家遗腹儿“京生”;在研究人员发表的论文中,她的代号为“京”,成年后智商只有46。


  张京生一家在忻州市南关村,向北走十多分钟就可看见忻州市的标志建筑“晋北锁钥”城楼,那里曾经是老城区所在地。十几年来,随着新城建设渐渐往北推进,南关村被越抛越远,“这里现在是贫民区”,母亲张芳说。


  42岁的张芳盘起一头卷发,显得格外黑亮,但每当她低下头,头发根部却露出触目惊心的白色。“都是染的……从30岁起,我的头发就全白了。”张芳喃喃地说,“要是当年一切没有发生,我家现在应该特别好……”


  19年前的惨剧


  张家人无法忘记那一天的故事。1992年11月19日,做泥瓦工的张有昌像往常一样出门干活。当时,小两口新婚不久,23岁的张芳在纺织厂做挡车工。


  “不到中午12点就回来了。”张芳的父亲张丑寅回忆起女婿那天的样子,“当时他说恶心、肚子疼,不断呕吐……”


  在忻州地区医院,医生无法确诊。带着身孕的张芳回家休息。张有昌的二哥张有双继续陪护,四天后也病倒,脸颊和腮腺出现和弟弟一样的可怕紫色。医院恐慌,将二人隔离在传染病房。


  一个星期后,张丑寅和亲家张明亮分别背着张有昌兄弟俩,去了太原的山西医学院附属医院。张有昌开始脱发,右腹部和大腿呈深紫色。张丑寅第一次听说“放射病”这个萦绕他后半生的名词。医生们经过讨论,提出放射病的可能性。但山西卫生厅断然否决,理由是忻州没有放射源事故的记录。


  太原的医院未能查明病因,兄弟俩被带回家。12月3日,长达14天的折磨结束,张有昌告别人世。第二天,张有双洗脸时惊恐地发现自己也掉下一大束头发。紧接着,黑便、高热等症状在他身上重演。三天后,张有双离世。


  张明亮同样一病不起。没过两天,呼吸极度困难的他也闭上了眼睛。


  19年后,提起亲家一家几乎灭门的惨状,张丑寅哽咽起来。而张明亮去世后仅几天,12月16日,张芳也开始掉头发,到医院检查发现白血球减少。张丑寅当晚带着女儿坐上去北京的火车。


  父女俩离开后第二天,当地防疫站工作人员宣布要隔离所有与张家父子接触过的人员。“再晚一天,我们就没法走了。”张丑寅说,“到了北京,张芳已经虚弱得不能走动。”


  辗转奔波于几家医院之后,他带着张芳来到以治疗血液病着称的北京市人民医院(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)的急诊室。这时,张芳的白血球细胞数不到正常水平的十分之一。


  张丑寅提起急诊室主任楼滨城教授时依然满心感激,“当时押金就要4万块,对一个农民家庭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。我都买了回去的票,楼教授叫住我们,说有多少钱,先按多少钱治。”


  “我们技术一般,就是‘良心’较好。”已于2000年退休的楼滨城回忆说,他当时担心,白细胞只有400的张芳回去感染死亡、一尸两命。


  时任卫生部工业卫生实验所(后变更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辐射防护与核安全医学所,下称辐射安全所)所长的王作元还记得,楼滨城紧张地找上门,告诉他有一个疑似放射病例的情景。12月20日,他们组织了专家会诊,经过淋巴细胞染色体畸变分析,于12月30日确诊张芳患有骨髓型中度急性放射病,放射源为钴-60。


  放射病通常由人体短时间内接受大于1戈雷的辐射导致,而骨髓型放射病的特征为造血功能损伤。楼滨城后来与同事发表的论文指出,粗略估计张芳受照全身平均剂量为2.3戈雷。


  寻找放射源

本文标题:安全隐患触目惊心中国多处拥有上万放射源 - 宇宙奥秘
本文地址:www.weijiezhimi.cn/a/1389.html
  • 本月排行